正文

英文中的休闲(leisure)一词是由拉丁词“licere”转化而来,从词源上看,leisure可被视作licence(许可)和liberty(自由)的合成词,亦即“被允许”(to be permitted),指的是摆脱生产劳动后的自由时间或自由活动。在法文中也有休闲一词,意指可以自由选择或利用的时间。而拉丁文的“licere” 又和希腊文中的“schole” 意思相同,休闲与学校 (school)、学者(scholar)皆由同一字根(schole)发展而来。从西洋教育史的纪录中也可以发现古代希腊罗马的教育理想,主要是培养各方面均衡发展的公民。他们将休闲视为教育和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中文的“休”字是由“人”与“木”所组合,其意象为人倚着树木或人坐在树下休闲。因此,“休”有休息、休憩、休养等暂停劳动的意思。“闲”字在中文的繁体字也被写作“ ”,即由“门”与“月”组合而成,其意象为家中一轮明月,或独处静思,或与家人相聚。所以,“闲”有安闲、闲适、闲逸等意思。

有关休闲的研究,一开始就体现出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西方的学者,从古希腊、古罗马的思想家到亚里士多德、席勒、马克思等,都对休闲的思想意义及价值进行过论述,涉及休闲与哲学、宗教、神学、文化、科学、经济的关系。而中国学者,更多的是从实际效用的角度研究休闲,研究人们支配闲暇时间的特点,如:有关“市井”的研究、有关生活消谴方式的研究等。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美国学者杰弗瑞•戈比提出了一个较接近现代人思想且内涵更为丰富的一个定义:休闲是从文化环境和物质环境的外在压力中解脱出来的一种相对自由的生活,它使个体能够以自己所喜爱的、本能地感到有价值的方式,在内心之爱的驱动下行动,并为信仰提供一个基础。国内学者较为认同的休闲概念是:指人们从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中超脱出来,在闲暇时间自愿从事各项非报酬性的自由活动。休闲一词的内涵主要包括四个方面:第一,它是一种自由选择;第二,它是一种自在心境;第三,它是一种自我教化;第四,它是一种生命存在状态。

中国休闲网对休闲的狭义定义为:“休闲是建立在一定物质基础上,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放松身心、追求精神上的愉悦与充实,以提高生活品质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们认为休闲首先是一种生活方式,休闲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提高生活品质,包括身心和精神上的,休闲的表现形式和方法是“自己喜欢的方式”。

附:古代人听歌休闲娱乐的地方叫:

教坊、妓院、戏院等,如XX楼、XX院、XX坊。

里面弹琴的女子叫:

歌妓、声妓、讴者、歌姬、歌女等。

相关资料: 
歌女是中国近代对以唱歌为职业的女性的称呼,古代则有歌妓、声妓、讴者、歌姬等称呼。像中国古代其他类型的艺人或艺妓一样,歌妓的社会地位低下,她们多在教坊或妓院表演,近代再加上夜总会、舞厅等,有些会(但不一定)提供性服务。有些歌妓是王公贵族的家妓,除了用作宴客、娱乐外,贵族还以她们作为身份、财富的象征。

各种称呼及其由来

古汉语“妓”是指女性的艺术表演者,而“伎”是“妓”的本字,因此以演唱为业的女性称为歌妓(伎)或声妓(伎)。后来“妓”在汉语中变成“女性性工作者”的同义词,为免引起误会,就多用“歌伎”或“声伎”。

“讴者”的“讴”是歌唱的意思,“讴者”就是“唱歌的人”。

“歌女”一词则出现于1920年代末至1930年之间。而歌姬则是美称,“姬”在古汉语里是对女性的美称,也有美女的意思,日语中的“姬”也保留了美称的意义,常用来称呼贵族女性,日语至今仍然把女歌手称为“歌姬”。但现在于中文里称女歌手为歌姬或歌女则含有贬义,尤其指于酒廊、酒楼、夜总会、游乐场等场所走场演唱为生的女歌手,已故香港女歌手梅艳芳就曾说自己小时候走场表演唱歌,被称呼为“歌女”,受同学歧视。

“商女”、“秋女”、“秋娘”见于唐朝,杜牧的七言绝句《泊秦淮》中的“商女”就是指歌妓“商女不知亡国恨”。而商女的称呼源自秋女、秋娘,秋女、秋娘是唐人对歌妓的称呼,白居易《琵琶行》就把歌妓称为“秋娘”,古人把五音(宫、商、角、征、羽)与四季相配,因为商音凄厉,与秋季肃杀之气相应,故以商配秋。于是“商女”就成为歌妓的别称。

台湾日治时期,有一种叫“艺旦”的歌妓,也作“艺妲”,常于酒楼以戏曲悦客,此名称最早见于清朝同治年间,她们一般不提供性服务。

英语称为Sing-song girl,由字面上看,很多人会认为是直译“歌女”一词,其实不然。据张爱玲所述,“Sing-song girl”是源自吴语的“先生”一词,吴语把高级妓女称呼为“先生”(“先生”可以是对任何人客气的称呼,不限性别),而她们必会在宴席上歌唱,英美人就误把“先生”当作“Sing-song”(唱歌)了。

 

休闲娱乐 - 心理功能


观看大众娱乐节目不但对社会有影响,而且对人们的心理和情感也有影响。研究认为,娱乐节目产生娱乐效果的机制之一,是通过幻想或想象来产生的。Polichak和Gerrig对观众观看电影的反映的研究表明,观众观看和体验娱乐是有一系列想象活动的。这种想象反应的种类和数目依赖于不同的因素,包括虚构故事的特性、观众本身想象的能力、他们的信仰和以往的经历、以及他们选择性观看某一特定类型娱乐节目的动机。
媒体娱乐节目对人的心理上的作用还体现在观众认同感的产生。娱乐节目允许观众分享他人的生活,因而能够激动观众、教育观众,并促发观众进行想象和思考,更重要的是,激活观众的认同感,让观众在感情上和认知上都投入到他们明明知道是虚构的故事中去。认同感这一概念提供了理解观众如何对虚构故事投入的钥匙: 对角色的认同为观众提供了领略节目中故事的观点和角度,左右着观众对角色的理解,并有利于培养观众与角色之间的亲密感。
媒体娱乐节目对观众的心理上的影响还体现在观众对节目的投入。在使用与满足理论中,投入是一种观众行为。在观看节,投入是为什么要使用媒体的原因; 在观看过程中。投入可理解为观众与节目内容的联系以及媒介内容对个人心理所产生的反应;在观看节目中后,投入可理解为观众对节目或节目角色的长期认同和与节目人物之间的类社会关系。

需求具有不稳定性


人的需求是分层次的,并且需求的产生和满足是由低向高阶梯式上升的,也就是说,当低层次需求没有得到

满足的时候,更高级的需求则不会产生或者无法得到满足。人的最低层次的需求是生存的需求——即基本生活需求及安全需求,其次才是诸如自尊、被爱等基本的精神需求。由于娱乐活动产生的前提条件是人们必须有闲暇时间,有剩余收入,并且有较好的心情,因此只有当人们解决了温饱问题,甚至在社会上已得到应有的尊重之后才会产生娱乐的需求,并且这种需求不是生活必需,某一天可能需求量很大,而另一天的需求量可能很小,甚至完全没有。

社会性特点


有些娱乐活动可以一个人单独进行或只要求很少的参与者,有些不需要很多或很复杂的专门设备,尤其是一些简单的游戏活动,娱乐者在家里就可方便地进行。然而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大多数娱乐者期望从娱乐活动中获得的并不仅仅是娱乐行为得以实施的本身,更重要的是希望在娱乐活动过程中寻求到一种与工作时完全不同的气氛,一种能够使自己暂时忘却日常生活中的自我那样一种境界,即在活动中不由自主地放松精神,从而得到精神上的休息。这种效果的取得往往需要一种社会环境,一种竞争的气氛,特别是分享快乐的朋友。有时,对快乐的分享比快乐本身更重要。
曾有人说:快乐是一件很脆弱的东西,同样一份快乐在缺乏分享的朋友时会缩小很多。所有这些获得良好娱乐效果的条件在独处时或在家庭娱乐中都比较难以具备。因此,大多数娱乐者不仅对娱乐活动本身有要求,而且对活动进行的地点也有要求。他们要求哪怕是最简单的娱乐活动,如下棋、打牌等也要在社会公共场所进行,有许多认识与不认识的人参加,具有很浓的竞争气氛,具有众人一心的不受其他干扰的环境,使人兴奋。十分具有说服力的例子是,跳舞、健美操、卡拉OK等许多娱乐活动都是可以在家独自进行的,但大多数人仍然选择舞厅和

健美俱乐部,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需要这些场所的气氛。舞迷们只有在舞厅众人同时起舞的环境和气氛中才能达到欣赏自我、欣赏艺术的忘我境界。在众目睽睽之下,技艺高者自信心增强,兴趣盎然,技艺不如人者好胜心骤起,奋起直追。健美俱乐部中教练的敦促、他人的进步以及竞争的气氛都使娱乐者不能懈怠,以在家中不可能有的精神状态投入到训练中去,从而获得令人满意的娱乐效果。这就是为什么当许多家庭在经济上已能够负担多种娱乐设施购置费用的今天,社会上的娱乐场所却依然门庭若市,甚至日益兴旺的主要原因。更何况许多娱乐活动不是简单的活动,需要较多的人参与。因此大多数现代娱乐活动都不适合一般家庭在自己的住所里进行。

专门性


由于娱乐活动是人们有意识地追求精神平衡、精神休息的手段,因此,它们中的大多数是经过精心设计而发明的。几乎每一项娱乐活动都需要特殊的不可替代的设备,一定规格的场地、用具,社会公认的比赛或游戏规则,甚至专门的理论、技术和技巧,这就决定了大多数娱乐项目需要专门的设置,专门的管理。这种管理不仅仅是为公众提供适用的设施、设备,保证这些设施、设备得到正确的充分的利用,更包括为使用这些设施、设备,向参加这些娱乐活动的人提供有关的专业理论咨询、专业技术指导和专业示范及教练。
所以我们认为,娱乐活动虽然已在城乡呈普及之势,但它仍具有相当的专业性,有许多已知的和未知的知识及规律需要研究和掌握。因此不是任何一个个人、任何一个企业都可以创办一流的娱乐场所的。

享乐性


由于现代生活节奏加快,日常生活单调而紧张,人们在工作日里的生活越来越程式化,终日奔忙于工作及基本生活需求之间,许多哪怕是极简单的额外活动对大多数人来说都难得为之。因此,各种各样看似平常的事都变成了十分有趣的娱乐活动。在当代社会中我们发现,娱乐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广,它涉及到歌、舞、游戏,还涉及到保健、医疗、形体、美化,甚至一些过去的劳作活动也成了娱乐。有消息报道,德国人最新潮的娱乐度假方式是到乡村去参加各种繁重的体力劳动,充当义务的农场工人,过上几天真正的农家生活,在原始的劳作中忘记城市的喧嚣与烦躁,再精力充沛地返回到工作岗位上去。据统计,1994年便有400万德国人这样度过了他们难忘的假期。
当一项普通的运动或活动演变成一项真正的娱乐活动时,我们会发现其活动方式及活动规则都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即对设备设施要求更为考究。更为舒适甚至豪华,而活动方式和规则上趋于降低难度和运动强度,更具随意性和广泛的适应性。这就是我们在研究和经营娱乐活动时不能忽视的娱乐活动的又一特点,即享乐性的特点。作为娱乐活动,保健不再是单纯的锻炼和保养,疗效娱乐活动也不是单纯的治病,劳作更不是原来作为生存手段那种意义的劳作,它们都无一例外地进行了加入享乐性质的改良,使娱乐者从中得到的首先是乐趣,其次才是功效。这种改良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活动方法及规划尽量简单化。由于娱乐者不是从事某项活动的专业人员,过于复杂的活动技术和过于严格的规则要求会使他们感到难度太大而降低了娱乐的兴趣。任何一项活动要变成娱乐活动都首先要使该活动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容易做,如娱乐性的保龄球馆为娱乐者提供的球是中心平稳、容易抓握的娱乐用球,球道口的犯规扫描器通常也是关闭的,儿童保龄球甚至还在球道两侧的凹槽中斜立挡板以保证每个人都“弹无虚发”。这是娱乐活动享乐性的重要表现。二是设备设施的舒适化。娱乐者在娱乐场所中的首要需求是快乐享受,因此,任何活动在成为娱乐活动时,其相应的设施设备就必须进行改良,使其更安全,更卫生,更舒适,甚至在外观上使人感到更愉悦。如桑拿浴中的浴池就与普通浴池大不相同,加入冲力按摩和舒适的体位设计,使浸浴成为享受。

较强的时代性和潮流性


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人们的生产劳动方式不同,所感受到的疲劳和压力也不同,采用的娱乐方式也会不同,就像比较传统的看电影、听音乐等娱乐方式不能完全适应当代的娱乐需求一样,现代的追求田园生活和疯狂迪斯科的娱乐形式在生产力低下的旧时代也完全无法达到娱乐的目的。在生产力比较低下的年代,生产方式以人力劳动为主,工作给人带来的最大消耗是体力的消耗,因此过于消耗体力的激烈的娱乐方式和与日常工作没有什么区别的活动自然就不适应大多数人的休息娱乐需要;现代化生产给工作带来的最大疲劳是精神上的疲劳,返璞归真或大量的体力消耗可以麻痹或完全放松精神,从而成为多数人喜欢的娱乐方式。所以我们认为娱乐活动是有时代性的。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的审美情趣和价值取向都会不断发生变化,娱乐活动的方式也随之不断变化,一种好的、行之有效并且符合现代人情趣的娱乐方式会很快地被大众接受并传播,成为某一时期大多数人都喜欢的娱乐活动。因为在同一个历史时期,人们生活在一个相同的社会环境中,有许多相同的感受、相同的困惑及相似的向往、相似的乐趣,合乎时代风气、迎合大多数人心理的娱乐方式就会像时装和歌曲那样迅速流传开来,同样也会随着新时尚的到来而很快地过时,即所谓时尚轮回,此消彼长。这就是娱乐活动的潮流性。

国际性 

随着高新科技在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广泛应用,“第四次浪潮”强有力地冲击着全世界。似乎在一夜之间,网络世界已然形成。在这个世界里,地球各个角落的几千万人终日在其中漫游,他们不受任何控制地利用电子邮件、可视电话进行笔谈、通话,进行不问断的信息交流。各种信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全世界传播,人们可以快速、方便地在国家之间、地区之间来回穿梭,地球越来越小,成了一个联系紧密的地球村。在现代社会,国际性的文化交流日益广泛,各国文化相互渗透,人们思想开放,乐于接受有别于自身传统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世界著名的预测专家、未来学家、美国的李斯比特和阿伯迪妮在《大趋势》中预测,下个世纪将出现生活方式全球化的趋向,人们将用越来越相似的方式进行日常生活和娱乐活动。因此每当一种好的娱乐方式被创造出来,即使是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娱乐方式,只要人们认为它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是美的、有乐趣的,就会以极快的方式向境内外传播,风靡全世界,使旅游者在异地他乡也可以很容易地发现自己所习惯的那些娱乐活动。这就是娱乐活动的国际性。

随意性


娱乐活动形式多样,娱乐设施大多设在城市中方便到达的地区。与旅游活动相比,到娱乐场所中去消除工作中的精神疲劳不需要大块完整的闲暇时间,而可在一周或者一天中零散的闲暇时间里随时进行。
相声
象棋、围棋、国际象棋都是棋类休闲娱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山东一警校95后“鲜肉”雪中赤膊拉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