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百科_提供全方位专业知识,热点事件,权威内容和即时信息.

界面,还算是一家媒体吗?

新媒体 2015-11-28 09:38119未知百科鱼
界面,还算是一家媒体吗?

界面联合创始人兼CEO何力,本文头图经视觉中国授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界面真是一个媒体么?”在深圳的一场媒体人线下聚会上,有人这么说道。

 

从2014年9月上线公测以来,界面便备受业内关注。早在2013年10月,合并重组了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和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的上海报业集团甫一成立,便向外界推出了它的三个新媒体项目:上海观察、澎湃、界面。当初,上海报业集团对三个项目的布局定位非常清晰——上海观察主要满足党报读者的新媒体阅读需求,且只在上海本地的机关单位内发行,说白了就是把原来机关单位的党报摊派征订放进了新媒体的套子里而已;澎湃和界面则辐射全国,前者以政经为主,后者主打财经。

 

然而,时至今日再看澎湃与界面,前者于2014年7月上线,乘着当时“打老虎”的东风,以及在政经报道领域的持续耕耘,目前已经获得了不俗的影响力。反观界面,这家以“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为自我标榜的财经新媒体,让人搞不懂它到底想做什么,甚至,不知道该把它当作一个媒体还是互联网公司来看待。

 

10月24日,上海报业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高韵斐在上海交通大学“2015新媒体国际论坛”上的讲话,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

 

目前,在界面的收入来源中,除广告以外,用户阅读付费的比重达到35%,初步布局了互联网广告、大客户整合营销、金融资讯收费服务、精品电商、大公司招聘等多元商业模式。

 

这个收入构成并不像一家媒体公司。

 

界面上线之初,版式设计曾被诟病抄袭彭博(Bloomberg)。上线一年来,除了偶尔一两篇的精彩文章之外,它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爆点,不像财新重磅频出。在文章的深度和行业影响力上,界面与它在外的声名还相差甚远。跟大多数媒体都强调内容的思想与深度不一样,界面似乎更倾向于快速扩大规模。据我的一个朋友,界面常驻深圳的林姓记者透露,界面每天纯原创的财经商业新闻差不多就有200篇。

 

在非内容层面界面似乎也非常看重规模。去年上线时,除了外界所熟知的jiemian.com这块新闻业务之外,界面还先后上线了分别专注于电商与互联网金融的尤物与摩尔金融。除此之外,界面很喜欢不定期发布一篇无署名的“致用户”,向读者和用户来推介它的新业务。细心的人会发现,可能受限于内容题材的阅读门槛,界面网站整体的文章评论数并不算高,但是它的每一篇致用户下面的用户讨论却非常热烈。我有留意到每一篇致用户里都有一个注册名为“华威”的人在积极回复每一个评论,在新浪微博上华威的认证是“界面执行总裁”。

 

“快速”、“追求规模”、“领导人出面笼络用户”——这一系列的行为,让界面看起来都更像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最初上线的时候,界面曾经力推的“全民参与”,并且在网站首页醒目位置放置过的“线上选题会”如今已杳无踪迹,这不得不让人觉得“全民参与”这个口号只不过是它当初宣传时吸人眼球的一个噱头而已。林姓记者告诉我,从去年开始有关单位的监管力度的空前加强,以及金融财经报道的门槛与敏感性是界面宣称的“全民参与选题报道”这个选题众包模式夭折的主要原因。

 

“全民参与、选题众包”,抛开这一点是否噱头不提,我们来看看界面这一年来的业务布局。

 

掏空雪球

 

从摩尔金融诞生的那一刻起,雪球的尴尬就注定了。摩尔金融在微信公号上的认证信息显示,它是界面旗下的互联网创新金融资讯及服务平台,提供动态市场消息、上市公司报道和投资分析。从林姓记者口中得知,摩尔金融对标的是Seeking Alpha,而它在国内的竞争对手其实就是雪球。

 

常混迹于雪球的朋友告诉我,私下里雪球与摩尔金融颇有龃龉。过去一年,雪球大V流失不断,去向就是摩尔金融。作为国内最早的投资人社区,刚诞生的摩尔金融凭什么能撬动雪球?关键原因可能在于摩尔金融的内容生产和分发模式。登录摩尔金融网站可以发现,里面很多分析文章都需要付费阅读。高韵斐最近那次讲话中透露:

 

摩尔金融在专业人士及高净值个人投资者中的影响不断扩大。截至目前的最高纪录是一篇定价为288元的报告在24小时内销售额超过20万元,证明用户付费获取专业投研服务的模式基本成立。

 

由此大致可以推测,摩尔金融应该是以高额稿酬从雪球挖走大V,然后大V们在摩尔金融上明码标价地售卖文章。雪球的内容原本就是UGC,之前也未听闻它推过付费阅读,赚到钱了的雪球大V们自然就此转投摩尔金融麾下了,而且看上去只要摩尔金融能把付费阅读这块守住,雪球的作者群自然会源源不断地往这边迁移,作者群迁移用户群自然也会跟着迁移。当然,这得考验摩尔金融乃至界面的财力。

 

事实上,在中文互联网领域,文字版权虽然一向不受重视,但付费阅读也有成功范例,比如以起点为例的网络文学们。而在金融、投资领域,目前来看,摩尔金融应该算是第一家成建制的把付费阅读做成了的。可怜了雪球,起了个大早,结果集市上的货都被摩尔金融扫走了。

 

媒体电商,流量变现

 

媒体电商,下意识的商业模式,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我的印象中,尤物接入到界面网站首页甚至还早于摩尔金融,几乎是界面网站一上线尤物便跟着上线了。最初这一块业务更像是传统商业杂志里“生活方式”这一版块跟导购网站的直接嫁接。看上去,尤物似乎并没有取得像摩尔金融那样的成功,在今年7月的“致用户”中,界面宣称尤物将转型为独立设计师平台,并豪言要做到中国最大。

 

众所周知,电商是一个烧钱的产业,坊间流传京东至今仍未实现盈利。所以,界面的这一番豪言壮语不知道是急于变现还是做给资本市场看的一个好故事模板。

 

野心勃勃,广布业务线的贪食蛇

 

除互联网金融与电商之外,界面在新闻业务的四面八方都广布触角:

 

今年年初,界面广撒英雄帖成立了号称中国最大的自媒体联盟JMedia界面联盟,囊括了2000多个自媒体公众号。当初界面联盟拉新之时,还一度引起立足于科技互联网领域的自媒体联盟WeMedia的恐慌,据说当时WeMedia盟主青龙老贼还在WeMedia微信群里号召自媒体选边站队。

 

今年3月,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出品的并读新闻标榜看新闻得积分兑奖品,今年7月,界面上线面点商城对外宣称“看新闻,得礼品”。

 

界面,还算是一家媒体吗?界面,还算是一家媒体吗?

 

被界面“侵略”的不止上述几家。今年5月,界面的兄弟单位澎湃上线了一个问答社区“澎湃问吧”,旨在让各界名人、达人开设话题,迎接网友问答。前不久界面上线问答社区,好问,同样是邀请各界名人达人来主持话题。不过,澎湃与界面本就是同室操戈,互相借鉴也不足为怪。

 

2015年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互联网项目,果壳的在行,这个以有偿分享行家经验的交流平台同样迎来了界面的挑战。大概是因为我平常喜欢写点文章,于是被界面圈定为了内测用户,上个月收到了来自界面的一封邀约邮件,截图如下:

 

界面,还算是一家媒体吗?
 

从邮件可以看出,基本就是把在行的交流方式换成了电话交流而已。

 

而在我看来最有意思的事情则是上个月界面致用户里提到的一点,他们要做开放平台了!对,你没有看错,一家媒体公司在运营一年时间里,业务线遍布互联网金融、电商、招聘、收费社区之后,竟然开始做开放平台。

 

界面,还算是一家媒体吗?

截图来自界面APP

界面,还算是一家媒体吗?

我不知道该用野心勃勃还是痴心妄想来形容它,在我看来,界面就像一条贪食蛇,贪婪地掠食着它爬行路上所有的食物。中国有句话叫”人心不足蛇吞象“,而在贪食蛇那款游戏里,那条贪食的蛇大多数时候都是死于自己的贪婪。

 

腾讯前车可鉴,界面意欲何为?

 

2010年7月,《计算机世界》刊登了一篇题为《”狗日“的腾讯》的文章,文章记录了彼时腾讯张牙舞爪,把互联网各个领域业务吃干抹净的贪婪嘴脸。振聋发聩。那篇文章以美团网CEO王兴的愤怒发问为开头,“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么?”如今,这个问句可以稍微改一下,“界面,你还能安安心心地做内容么?”

 

诚然,如今传统媒体遭遇雪崩,互联网公司/财团+传统报业集团的组队模式是时下语境里“新媒体”的标配。同时,不可否认界面最近一轮获得8000万元投资,估值9亿是资本市场对它过去一年的认可。然而以腾讯之全能,当年亦知难而退,今日之界面难道强得过当时之腾讯?当下之中国,大概不缺一个互联网公司,但是传统媒体集体式微的态势之下,也意味着巨大的机遇存在。界面你与其邯郸学步地做什么互联网公司,还不如牢牢占住新媒体中“新”这个关键坑位。

 

行文至此,突然想到一个很值得玩味的事情,上个月四川报业集团联手阿里巴巴成立“封面传媒”,再加上此前成立的“无界新闻”,单就名字而言这两个大手笔的新媒体项目就像是冲着界面去的。哈哈。


标签关键词:

 备案号:鲁ICP备14017686号-2

联系QQ:961408596 邮箱地址:96140859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