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古的一些帝王,从传说中的黄帝、尧、舜到周文王、周武王,除掉帝王的甲胄,都有一套诗人的衣裳。像舜帝就曾和群臣集体创作了《卿云歌》,这首诗十分有名,北洋军阀时期曾以此诗谱曲作为民国的国歌。歌中有“日月光华,旦复旦兮”之句,复旦大学从中取了两字作为校名,足见其影响力之深远。

上古帝王是否做过诗,毕竟是传说,于史无证。楚霸王项羽和汉高祖刘邦,大概算是帝王诗的开山鼻祖了。这俩人不仅争天下,也争诗人的桂冠。项羽兵败,作《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无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数年后,刘邦也写了首《大风歌》,与项羽“PK”:“大风起兮羽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两首诗各有千秋,这两位战场上见了胜负,诗歌上依然难解难分。

秦皇汉武,秦始皇没留下啥诗歌,大概是不屑为之,汉武帝却是位不折不扣的诗人。他写过《秋风辞》、《天马歌》、《瓠子歌》等诗赋,明代王世贞认为其成就在“长卿下,子云上”,把老刘抬到跟司马相如和扬雄不相上下的地位。

代汉的曹魏虽是小王朝,但诗翁辈出。魏武帝曹操堪称帝王诗的翘楚,他写的《观沧海》、《龟虽寿》、《短歌行》等诗乃诗歌王冠的瑰丽珍珠。在老曹的影响下,曹丕、曹植、曹叡都诗作颇丰。尤其是陈王曹植是“专业诗人”,其代表作《七步诗》以豆萁与豆做喻,唱出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绝唱,无怪乎其人被后人赞叹“才高八斗”啦。

南朝帝王的诗歌素养普遍很高,像宋文帝刘义隆、梁武帝萧衍父子、陈后主陈叔宝写诗都相当不错,但他们的诗多儿女情长,风云气少。这种诗病一直“遗传”到唐朝,唐太宗李世民、武则天、唐玄宗李隆基三位皇帝奠定盛唐,其诗水平一般,放在唐诗里根本就不显山露水。

唐宗宋祖并称,宋太祖赵匡胤只能算半个诗人,他只写过一首半诗,果然是“稍逊风骚”。老赵的手下败将南唐李后主李煜在文学上远胜老赵,他后期的《虞美人》、《浪淘沙令》凄凉悲壮,意境深远。王国维赞誉李词“神秀”,纳兰性德更将李词置于宋词之上。

明太祖朱元璋是个粗人,有时也附庸风雅。他的诗艺术性稍差,但胜在霸道,尽显帝王气象。如他有首模仿黄巢的诗:“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唐以后,有许多异族皇帝热衷写诗。清乾隆帝一生写了四万多首诗,数量多,却无甚可观,反而不如辽道宗耶律洪基和金海陵王完颜亮等人的诗有亮点。


上一篇:古代官员中十大奇葩“吝啬鬼”
下一篇:重庆大轰炸幸存者:不忘历史是为了维护和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