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百科_提供全方位专业知识,热点事件,权威内容和即时信息.

全球投资大势与风险

世界经济 2016-01-17 09:28100未知百科鱼
全球投资大势与风险

多数投资者可以为刚刚过去的一年勉强叫两声好。

2015年,主要资产类别差不多保持了自2009年3月股票牛市开始以来的总体趋势,但现在明确出现了市场疲软的迹象。尽管回过头去看,一些主要趋势很明显:油价疲软、欧元贬值、美元升值、新兴市场货币大幅贬值——但对于这些趋势中所表现出的急剧逆转,许多宏观投资者未能很好地即时把握住。

全球股票回报率(以本币计算)约为2%[1],低于最近几年。以美元计算,回报率略呈负值。2015年5月达到的市场峰值未能再度企及。顶部可能正在形成,但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大规模熊市趋势已经开始。

政府债券回报率为1%左右,打破了趋势逆转的普遍预测,去年全年,收益率几乎完全持平。大宗商品价格下挫33%,延续了2014年中期开始的暴跌行情,并最终带动信贷市场随之下跌。例如,美国高收益证券2015年的回报率为-9%。新兴市场(令人困惑的是,中国股市成为例外,为主要股市中表现最佳的)还受到大宗商品暴跌的影响,新兴市场股票、信贷和外汇资产的表现总体上继续逊于发达市场。

 

总体而言,温和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和极为宽松的货币状况的魔力组合继续在发达市场发挥效力。然而,全球资产市场总体回报率(债券和股票,以本币计算,权重相等)只有约1.5%,这表明其中一些魔力正在逐渐消失。

展望未来,2016年的资产回报率充其量会与去年的低水平相当。至少这是主流预测机构压倒性的核心共识。但随着牛市成熟,我们很快将在某一年经历资产价格的大幅下跌,这似乎是不可避免的。2016年会是那一年吗?

一些主要预测机构确认的2016年宏观主题总结如下。除了个别例外(特别是花旗集团(Citigroup),该银行预计2016年会出现全球衰退),这些主题得到了普遍认同而且变得越来越为人熟知。这并非一个新现象:尽管很多主题被提前清楚的透露了出来,但它们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发挥作用。

 
全球投资大势与风险

预计全球GDP增速将从2015年年中的低点略微上扬,但投资者现在意识到了自金融危机以来潜在生产率增速的大幅下滑,他们不再指望复苏步伐会大幅加快。

全球产出水平仍将低于趋势水平,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都是如此,因此潜在通胀应不会很快上升。然而,由于大宗商品价格预计将企稳,预测机构相信整体通胀率将上升,这将带动债券收益率上行。

至于央行,有两大主题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认同。总体而言,预计全球货币状况仍将极为宽松。但预计处于最前沿地位的央行(美联储(Fed),可能还包括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与其他央行的政策将出现进一步分化。由此带来的美元升值是一个古老且成功的主题,但仍备受喜爱。

另一个人们普遍预期的主题是新兴市场增长步伐仍将较为艰难,尽管目前几乎无人预测中国将遭遇硬着陆。很多人提到新兴市场可能会出现信贷去杠杆化,但很少有人预测这种影响会强大到引发全球严重低迷。

这些主题勾勒出的经济背景将对资产回报率略微有利,与2015年有些类似。但下行风险可能会令今年的表现糟糕得多。有3种风险似乎尤为令人担忧:

1.更不友好的美联储

投资者似乎非常不在意这种风险,他们相信,长期化停滞(这一主题仍被普遍认可)将阻碍美联储的加息脚步。但相关的风险平衡是否被正确反映到了市场价格上?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多次提醒我们,预计2016年将宣布4次25个基点的加息举措,而市场预测只有两次。如果美联储在今年3月宣布下一次加息举措(跳过1月会议),市场可能会突然清醒过来,关注可能的加息步伐。

根本问题是FOMC远比市场怀疑长期停滞假设。该委员会更相信,未来一两年,经济不利因素将减弱,使他们能够将利率上调到与逐渐上升的均衡利率一致的水平。如果就像他们所预测的那样,核心通胀在未来几个月上升,那么他们就会更加相信这种观点。这将意味着债券和股票市场都将经历更多起伏。

2.人民币贬值

这种风险曾在2015年8月引起市场恐慌,特别是当时美联储启动了加息周期。投资者担心,在美国货币政策转向的同时,中国决心通过人民币贬值来输出通缩。这种担忧足以引发强震。新年伊始,投资者更加相信,他们理解中国的新汇率战略。这似乎表现为人民币在参考(可能)日益升值的美元方面保持更大灵活性,但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水平基本稳定。回过头来看,整个2015年,中国似乎一直在遵循这种政策。

中国央行现在让市场相信,其无意将人民币有效汇率下调到远离去年运行的稳定区间的水平。但通缩仍然在中国制造业普遍存在,产能过剩远未消除。人民币大幅贬值只会作为最后的选择。但这代表着一种巨大的尾部风险,它将对股票牛市造成最后的致命一击。

3. 新兴经济体信贷危机

整个新兴世界的信贷增速现在都在放缓,信贷周期的停止增长阶段可能会相当长。摩根大通(JPMorgan)经济学家估计,未来3年,信贷去杠杆化可能会令新兴市场的GDP增速下滑2到3个百分点,如果出现严重的金融信心危机,下滑幅度可能会更大。这足以将全球GDP增速放缓1到1.5个百分点。在最坏情况下,发生全球衰退也是有可能的。

2008年以后,宏观经济学家对发达世界信贷泡沫破裂所产生收缩效应的严重性和持久性感到震惊。现在为形成2016年经济和市场核心预测而做出的让人相对安心的假设,可能会因为新兴市场爆发类似危机而轻易化为泡影。


标签关键词:

 备案号:鲁ICP备14017686号-2

联系QQ:961408596 邮箱地址:96140859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