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马敬涵:一个机会与一个演员的诞生
中国飞刀从刀尖到刀柄,有明确的含义指涉,分别是天、地、君、亲、师。刀尖冲前,手握刀柄,是尊师重道;刀柄冲前,手握刀尖,为西方甩法,属欺师灭祖。马敬涵的新剧先前的飞刀甩法是手握刀尖式的,在得知这一常识后,全部改为手握刀柄式甩法。

 

马敬涵:一个机会与一个演员的诞生

 

阿三/文

人物介绍:

马敬涵,曾用名,马文龙,1982年出生于辽宁省丹东市,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因穿越剧《神话》中的扶苏公子而被观众所熟知。同年,在民国爱情剧《大丫鬟》里饰演萧鸿羽。2010年,在宫廷剧《宫锁心玉》中饰演九阿哥胤禟一角受到关注。同年,在古装历史探险剧《怒海雄心》饰演凌非凡。2011年,在古装爱情剧《美人如画》中饰演宁王。2013年,在古装魔幻武侠剧《古剑奇谭》中饰演洛云平。

 

2008年,在互联网并不发达的丹东,传统媒体的垄断优势为马敬涵的知名度带来了巨大的帮助。那年,由华臣影城承办的丹东市首届青年电影节在一厅开幕(马敬涵担任形象大使)。在大幕拉开的那一刻,我认识到了平媒的巨大吞噬力。

没有微博,没有微信,网页的互动模式还仅停留在博客的阶段上,300人的大厅成为该影城开业以来首次的座无虚席。这些人中大学生居多,高中生次之,他们多为一个人而来:马敬涵。

 

跟后来的颠覆之作《宫锁心玉》相比,马敬涵那时没有角色超越“九阿哥”。而之所以获得空前的关注,或许便得益于他与丹东电台、电视台乃至丹东平媒(丹东日报,鸭绿江晚报)的频繁互动。在那个没有角色可用来做借口的年代,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案例。 

现在看来,与马敬涵同期毕业的刘亦菲、黄渤等人,如今都已在各自领域享受“明星”的荣誉。他们或凭借着某部影视奠定艺人地位,或以演员为基石向音乐剑走偏锋,但无论哪种,从学徒到演员的过渡路径,机会与努力仍是无法绕过的两个脚印,为所有影视学院毕业男女的必经轨迹。

从马敬涵进入娱乐圈开始,他便深知其中意义——跟机会相比,努力可以被忽略,但没有努力,机会放到面前,也是空中楼阁。这是娱乐圈没有强大背景者的单一出路。

这个信念的确立,还要从 “九阿哥”出现开始。

于正的言情、古装套路最早让影视圈为之一震,还要追溯到2011年的玄幻剧《宫锁心玉》。对于那部新人聚集的电视剧,谁也无法想象编剧于正,演员杨幂、何晟明等一批娱乐圈新人会成为今天中国影视剧的中流砥柱。尽管于正充满争议,很多演员现在绯闻不断,但马敬涵以其不温不火的姿态走到今天。当然,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说,没有大红大紫。然而在那之后,马敬涵不仅出演了《少年四大名捕》、《无敌铁桥三》等电视剧,他更以其演技获取了另一个媒介空间:“卫视”的娱乐节目。

先是被北京卫视的《绝密档案》邀请,之后便是央视的《幸福账单》跟进。马敬涵的策略相对明显,那就是以上星卫视的曝光率换取影视剧的倾斜。仅在2015年的开机影视剧中,马敬涵便有三部参演(《生死黎平》、《怒海红尘》、《先下手为强》)。换言之,当电视剧上线后,全国最少有5家电视台有马敬涵的身影。这在卫视统治电视的今天,是一笔可靠的巨大的财富。

跟大部分演员的思路一样,从电视剧到电影再到歌手,仿佛是艺人天然偏好。马敬涵的电视剧之路走到了半途,由他所主演的电影《诡替身》也在2014年上映。但院线的排片规则以及电影的宣传包括投资的成本计算,该电影的全国总票房并没有制造经济奇观。这一点马敬涵早有预料。接下来,歌手之路,可想而知,他也尝试着走了开来。

丹东籍歌手华允从美国回来后,带着他的全新专辑《我耳中的世界》开始了漫长的城市巡回。辽宁的沈阳、大连、铁岭、鞍山包括丹东,密集的宣传,马敬涵作为华允的朋友,没有推脱。他一边在北京横店拍戏,空闲后飞到华允所在城市帮朋友推介。这种情谊让华允写出了《好兄弟2016》,并在全国各音乐榜单上打榜,一举成为季度冠军曲目。 

同年10月份,二人再以组合的方式发布了全新单曲《抢红包》。伴随着微信的强势普及,简单的应用技术变身为歌曲后,迅速得到圈中好友的认可与转发。 

然而,所有的尝试铺设开来,马敬涵所赋予自己的没有超越演员的范畴,他的每一步其实都在阐释一个词组:“制造机会”。马敬涵无时不在制造可能,这一切只为他想找到一个演员的新起点,可以让所有喜欢他的观众在谈起他的那一刻,说他曾经塑造了一个叫作马敬涵式的人物。


上一篇:浅析玉器中的金银错工艺
下一篇:山西大学生创业星火项目大赛落幕 “长治约贴”本土网络剧度夺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