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月13日上周六,一群环保分子占领了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Turbine Hall),并进行了长达25小时的“文本干预"行动,以抗议泰特现代美术馆与英国石油公司(BP)正在进行的赞助合约。
环保主义者占领泰特现代美术馆
 “解放泰特"在泰特英国美术馆进行抗议行动(2011)图片:Amy Scaife Courtesy Corbis

环保主义者占领泰特现代美术馆
上周末,抗议者们在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进行了25小时的“文本干预"行动(textual intervention),以反对英国石油公司(BP)的赞助 图片:Martin LeSanto-Smith via The Guardian
 
 6月13日上周六,一群环保分子占领了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Turbine Hall),并进行了长达25小时的“文本干预"行动,以抗议泰特现代美术馆与英国石油公司(BP)正在进行的赞助合约。

在这次抗议表演中,抗议者们在大厅的水泥地板上用炭笔杂乱无序地写满了或从书中摘抄,或来自新闻报道的句子,内容均涉及全球气候变化。选书包括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的科幻小说《末世男女》(Oryx and Crake)、联合国最新的气候科学报告,还有纳奥米·克莱恩(Naomi Klein)的《改变一切:资本主义与气候变化》(This Changes Everything: Capitalism vs the Climate)。

“我们用关于艺术、行动、气候变暖与石油的创意和叙述把地板填满",艺术行动主义团体“解放泰特"(Liberate Tate)成员Eva Blackwell告诉《卫报》。

“解放泰特"团体自2010年起就试图让泰特脱离与英国石油公司的合作,在此期间他们已经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和泰特英国美术馆(Tate Britain)完成了14次表演。有一次,他们给一个裸体男人身上倒满石油,(相关阅读:“解放泰特"计划大规模地反对英国石油公司);还有一次,他们从泰特英国美术馆的会员大厅向美术馆主入口扔了24万英镑的假钞。

一些抗议活动是提前向美术馆方面声明过的,而另一些则没有——比如上周末的行动。一直以来,泰特方面都对他们的抗议行为相当宽容,然而这一次,抗议者们要在美术馆过夜,这显然违反了馆方的开馆时间规定。

“当晚大约10点,也就是美术馆每周六准备关门的时候,几名泰特员工走过来请求我们离开。他们之后还威胁说,如果我们不走,他们就要通知警察。"抗议者之一,行动主义团体“平台"(Platform)的成员Anna Galkina在电话中告诉artnet新闻。

“然而过了一会,他们看出我们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就同意我们过夜了,也并没有真的叫来警察。"Galkina对artnet新闻说道。

“我们的行动有20余名成员参与。第二天早上,他们关闭了我们所在的公众通道,不过人们还是可以从阳台上看到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大概是在中午离开的,很快就有清洁机过来清除我们写下的话。"

“像英国石油公司这样的企业总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继续赚着他们的钱,但事实上我们能为全球变暖做出改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抗议者Yasmin de Silva告诉《卫报》。“我们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目睹了全球变暖带来的危害,而世界各地的企业、基金会与组织都开始逐步远离化石燃料产业,正是它们加剧了气候变化。"她声称道。

今年一月,在“解放泰特"和“平台"合法的索取信息自由的斗争下,美术馆方面被迫公开了英国石油公司的赞助规模。在1990年至2006年间,美术馆从英国石油公司方面获得了每年15万至33万英镑的赞助,然而这不过是美术馆每年财政预算的0.5%。(相关阅读:抗议泰特受英国石油公司赞助,其实分量微不足道)

“就算我们知道泰特曾经接受过多少来自英国石油公司的赞助,我们仍不清楚目前的状况。"Galkina对artnet新闻说道,“泰特应该就此做出决定,是否要在2015下半年或2016年继续接受这份赞助。我们的抗议行动是想提醒他们,他们一直处在我们的监督之中。"

泰特并不是唯一一家为了解决预算问题而接受石油公司赞助的美术馆。伦敦的许多机构,如英国博物馆(British Museum)、国家肖像美术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科学博物馆(Science Museum),都接受了来自石油公司的资助。(相关阅读:邮件披露壳牌石油公司试图干预伦敦科学博物馆的气候变暖项目)


上一篇:茅盾文学奖十部提名作品出炉
下一篇:台北故宫南院将开馆试营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