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前几年有读者问香港作家蔡澜,女孩子最珍贵的品质是什么。

 

蔡澜回答的很简单:“娴淑,调皮。”

 

蔡先生对于女人的见解发表了很多,多到已经被人整理出了两本不大不小的小册子。我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是可爱的女人不仅要待人柔和,而且要有幽默感,有生活趣味。大概是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舒坦,不累。

 

清代人蒋坦写的《秋灯琐忆》里,他的妻子秋芙就是个有趣的人。秋芙酷爱下棋,她棋艺不精,但是又常常拉着蒋坦下棋直到天亮。有一次,她把下注用的钱都输掉了,蒋坦笑她赢不了。秋芙不服气,堵上自己佩戴的玉虎,结果这局眼看又要输,她变耍赖使唤怀里的小狗爬到棋盘上搅局,蒋坦拿她没办法,而这也成为蒋坦后来枯槁暮年的亮色回忆之一。

 

有趣的人一般都是心思单纯的人,心底有愉悦,对于得失没那么计较。有时候耍点小赖皮,其实很自律。有趣的女人不是只会笑不会哭,她们哭点很低,笑点也很低,因此很好哄,也很喜欢哄别人。

 

林语堂曾说,《浮生六记》里沈复的妻子芸娘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她的不俗之处在于,即便是夫家没有给她提供足够好的物质生活,她也能够把琐碎的生活的过得快乐无比,一蔬一饭都能自得其乐。群居的时候不哀怨命运,孑然自处的时候随顺喜乐,无论被这个时代怎样对待,都可以找到平凡的乐趣。

 

沈复生于清乾隆时期,正值太平盛世。他虽出身于小康之家,但是因为没有功名,和芸娘结婚后同父母关系处的又不是很融洽,于是经济上过得是凄凄惨惨,经常要依靠亲友的接济生活。芸娘性格柔和,相貌秀丽,喜欢穿素净的衣服,擅长绣工,布鞋做得尤其好,家里缺钱缺酒或者要报答别人恩情的时候,她就拿自己的手工出去卖,或者作为报答回馈给别人。芸娘对于做饭有天分,给她几样寻常蔬菜,她一定可以做出不俗的口感。

 

有一次沈复插了一盆花,但是总觉得不够生动,芸娘看他苦恼,于是找来小蝴蝶和些许小昆虫,用细细的丝线缠绕在花木的茎干上,这神来一笔,见者无不称赞沈家的盆景有奇思妙想。

 

芸娘守规矩,但不假正经,侍奉公婆是本分,外面的世界她也很好奇。有一年她想去看庙会,可是碍于是女子,于是和夫君稍微一商量,瞒着婆婆,在家里偷摸把眉毛画粗,戴上帽子,微微露出鬓角,穿上夫君的衣服,扎紧腰带,脚踩时兴的男士蝴蝶履,拉起沈复一起去逛庙会。

 

有趣的女人是捕手,敏捷的捕捉着生活中的美。芸娘自然是一个有趣的姑娘,她的能力在于她可以把最琐碎乃至最落魄的生活过的生机盎然。尽管生活对她严厉,她依然勤快的捕捉着美好,这是中国古代士人讲的“趣”,这个趣是宠辱不惊,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虽在陋巷,人不堪其忧,亦不改其乐。

 

心中有诗意,因此微笑;心怀有智慧,因此常感恩;胸中有大欢喜,故而从不怨天尤人。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会害怕,每天醒来都像是新的,因为她们对于生活的热爱充沛了生命,就像是红酒注入了高脚杯。

 

像是三毛一样,住在撒哈拉也可以把生活过的很好玩。于是我想有这样的人为伴,就算是身处黄沙漫天的沙漠,也不会觉得闷。

 

就找个有趣的人白头偕老,然后把日子经营的红红火火。容貌总会改变,面颊不可避免要松弛,可是对于生活的趣味则如同一技傍身,学习不来,学会了就丢不掉。即便是生活处于不如意,粗茶淡饭不要紧,朋友散场没关系,兵荒马乱也无所谓,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一盏红烛,一杯烧酒,可饮风霜,可温喉。

 

这个世界上一切都会消失,脸蛋,胸脯,金钱,权势。唯有对于生活不计回报的热爱不会朽坏。

 

当人有趣时,世界也会帮他的。

 

王小波说:“一辈子很长,就找个有趣的人在一起。”

 

微斯人,吾谁与归?

 

作者:正经婶儿,文史哲爱好者,非著名鸡汤婊,豆瓣读书签约作者。爱讲故事,好混逼格,假装有点高逗萌,乐于推进女性的自我觉醒。


上一篇:别和最好的朋友太近
下一篇:多少“老话”,都是屁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