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所谓的“超级细菌”再次挑动公众神经,传播过程中其严重程度也被无端夸大。近日,一则关于“超级细菌”的消息引起广泛关注。消息称,中国研究人员在从人体内采集的细菌中,发现了一种能对终极抗生素产生强耐药性的MCR-1基因。 有舆论称,MCR-1基因的出现,意味着人类所用抗生素中的“最后一道防线”有被攻破的风险。昨日,研究者澄清,上述说法太主观,MCR-1基因不是一种新病菌变种。

完全不怕抗生素?“超级细菌”严重程度被夸大

不是“超级细菌”

也非无药可救

研究报告发布在国际最专业、权威的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的子刊《柳叶刀·传染病》上。据悉,这是国际上首次报道质粒介导的黏菌素耐药基因MCR-1,确证其功能,并发现携带该基因接合性质粒极易传播扩散,从分子机制上解释了目前国内黏菌素耐药性迅速升高的原因。有网上消息称,人类所用抗生素中的“最后一道防线”有被攻破的风险。

对此,论文作者之一的华农兽医学院副教授黄显会解释,“出现NDM-1和MCR-1并不意味着细菌对其他药物也耐药了,并不意味着就无药可救了。如果对某种药物敏感,也可以用其他药物治疗,只有细菌对所有的药物都耐药时才是无药可救,这种情况是非常少见的。”他表示,MCR-1基因不是一种新病菌变种,不是“超级细菌”,更不是“无敌细菌”,而是存在于质粒上的一段基因。

 

黄显会强调,MCR-1目前发现仅介导多黏菌素类药物耐药,不会对抗目前所有抗生素。因此,如果细菌对其他药物敏感,就算存在MCR-1,也可以用其他药物进行有效治疗。

另一个主要研究者华南农业大学刘健华教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MCR-1虽然在动物中的检出率相对较高,但是在病人中的检出率还是很低的,所以它并没有网上传说的那么可怕。但动物中MCR-1的检出率较高,确实存在通过食物链等途径传播给人类的风险,病人中检出率将来会不会增加也还有待继续监测,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严重程度被夸大

应称为耐药细菌

这已是“超级细菌”短短一个月内第二次挑动公众神经。10月29日,《自然》(Nature)出版集团旗下的国际学术期刊《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发表研究论文。广东药学院的科研团队对广州地铁系统超级多药耐药细菌——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进行样本采集。结果显示,在广州地铁的320个取样点的样品中,有8个样品检出MRSA,检出率2.5%。随后,传播过程中有人以“超级细菌”为题,引发公众极度关注。

不过,论文作者姚振江不认同传播过程中被使用的“超级细菌”的说法, 他认为将其称为耐药细菌更为准确。他强调说,国外的公共场所都会检测到这种细菌的存在,推测对国内其他大城市做研究也会有类似的结果。

姚振江当时也特意提醒说,感染超级细菌虽然比较危险,但根本不用恐慌。正常人如果手上没有伤口,而且勤洗手,不用担心感染。他强调,这个研究结果也提醒相关部门,应该对地铁等公共场所进行更严格感染控制和检测措施,比如加强消毒等。


上一篇:地球可能被暗物质“毛发”环绕:根部最密集
下一篇:俄罗斯现罕见幻日奇观"三日凌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