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在岩浆、冰川、岩石和疾风的艰巨挑战面前,探险家们丝毫不惧,带着巨大的勇气通过自然的力量挑战着自身的极限。国家地理的探险家们冒险进入到世界上最难以到达的地方一探究竟。在这个图集中,我们为您送上了最近探险活动中的精彩时刻,包括一队科学家深入到刚果民主共和国尼拉贡戈火山的火山喷口。“在这里你能感受到火山的气息,就像身处一个巨大的重低音喇叭一样,”摄影师Carsten Peter说道。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缅甸的开加博峰据称是南亚最高峰,在试图登顶开加博峰的过程中,攀登者兼摄影师Cory Richards正攀爬一个凸出的山脊线。为了到达这个地处偏僻、鲜为人知的山峰,攀登者须耗费两周时间穿越浓密的丛林。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攀登者Emily Harrington正在攀爬中国南部地区月亮山的崖壁,月亮山是一个垮塌洞穴的遗迹形成的石拱,又被称为喀斯特地貌。观光者可以选择一条土路登顶,相比之下要容易的多。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在印尼爪哇岛的塞梅鲁火山上,摄影师Carsten Peter站在喷发的火山前面摆姿势拍照。自1967年开始,塞梅鲁火山就一直处于持续喷发状态。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巴基斯坦的乔戈里峰是世界第二高峰,在攀爬的过程中,Gerlinde Kaltenbrunner一边与漫天的风雪搏斗,一边检查她的团队花了数周时间在线路中固定好的绳索,绳索总长2700多米。在此次探险过程中,她成了首位不借助氧气瓶登上全球14座8000米以上山峰的女性。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俄罗斯的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是世界上最北部的群岛,为了追溯112年前挪威极地探险先驱Fridtjof Nansen的足迹,两位探险家也着手穿越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图为一只雄性北极熊盯着两位探险家的帐篷。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当面临死亡的威胁时,经验丰富的登山者Cory Richards和Mark Jenkins被迫放弃登顶开加博峰。“我们想尝试一次老式的探险活动,最终达成了愿望,”Jenkins说道。至于说成功与否?“决定权总是在山峰手中。”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探险家Mike Libecki悬吊在南极洲毛德皇后地的Wohlthat山脉中一座未攀登过的山上。登山队必须与频繁的下降风作斗争,这种风很强烈,能产生雪崩一样的冷气流,把他们的营地都摧毁了。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一批新兴的超级登山者采用无绳的方式攀岩。Alex Honnold是世界上最有才华的徒手攀登者之一,攀登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半圆顶时打破了最快的攀岩记录。在本图中,Alex Honnold背靠着半圆顶的“感谢上帝壁架”。横越这个壁架需要30秒,完全不需要任何登山技术,不过Honnold承认站在550的半空中确实让人清醒不少。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在带领一群登山者攀登海拔6812米的阿玛达布拉姆峰的过程中,Lakpa Sherpa陷入了片刻的沉思。自1953年开始,尼泊尔的夏尔巴人就开始帮助登山者攀登珠穆朗玛峰附近的山峰。2014年的珠峰雪崩导致16位夏尔巴登山向导死亡,也将夏尔巴人和其传统生计面临的风险置于公众的视野中。

国家地理摄影师的户外探险圣地

  照明灯照亮了一列早起向珠穆朗玛峰顶峰发起冲击的登山者。攀登世界最高峰需要克服大量自然的危险——稀薄的空气、难以预料的天气、不稳定的冰瀑,不过登山者越来越多的面临诸多人为的威胁:登山线路中的大量登山者、太多缺乏经验的登山者以及不充分的安全预防措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路过秋季,和LAFUMA轻装继续户外探险之旅

相关阅读